明月尝悬

认真的疑问

本来我很佛系的看完了这么多集镇魂,只舔巍澜,也不吐槽剧情。但是我今天真的忍不住,在我看到几篇认真觉得编剧很无辜一切都是广电审查的错的文章时。???认真的吗?那我们就认真探讨一下谁的锅更大。两个方面,一是灵异,一是耽美。先谈灵异,都说因为广电禁灵异,所以剧情改成这样都是迫不得已得啦,编剧和主演已经很努力往原著靠近了???主演我不否认,没有主演我压根不会看一眼,但是编剧??关于灵异,上星剧是没有灵异,但是网剧你确定不能灵异?那灵魂摆渡是怎么回事?灵魂,阎王,鬼差,轮回,黄泉人家TMD一样不缺,剧集认认真真出来好几部,网络大电影也出了,也没见人家嚷嚷广电不给过审啊。还是我孤陋寡闻,灵摆和镇魂的灵异有着本质区别?那么请给我科普科普。至于耽美,反正都给改成兄弟情了,两个主演也很给力我也不想吐槽。但是还是想说想别一提耽美就什么不让拍,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支线不也暗搓搓的拍出来了吗,人家还是上星剧呢。真的,审查有审查的锅,但是编剧的锅请自己背着好吗?!说句阴谋论的话,从一开始就铺天盖地的要低调要低调,要不然会被广电封掉。。。exm?真要低调会是这个样子?我都怀疑剧组早知道剧情烂会被吐槽会被骂,暗戳戳的一早就开始甩锅了。。。就这样吧,不想再说了,灵摆和微微没加标签,不想镇魂再被人说蹭热度了,我还是很喜欢巍澜的。

【欢昊】料峭春风吹酒醒

(冷cp就只能自己产粮了,自己站的cp哭着也要吃下,群里的姑娘们凑合看吧,我会尽量改进的自己的文笔的。)  

       惊蛰刚过,天气还带着些微冬季的寒意,岳昊负手站在曲廊内,注视着园中那片已经郁郁葱葱的合欢树。

       岳昊自认不是多愁善感的风雅文人,事实上苍穹掌门自小便重武轻文,当然也没人想让他重文,毕竟谁见过哪个门派掌门是个整天吟诗作对的文人骚客?又不是要考状元,武林中人当然看中的是武功。在这种环境下,小岳掌门是不可能成长为文人的,但是今天,他却忽然生出了一种想要吟诗的冲动。沉吟片刻,岳掌门还是放弃了,书到用时方恨少,小岳掌门他。。。做不出来。罢了罢了,武人还是用武人的方式吧,还是耍一套剑法比较适合他。“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若是有文人看到这舞剑的一幕,想必是会为这样的身姿而感叹的。小岳掌门虽然自己没有诗意,却能赋予别人诗意。

       合欢叶在剑气中翩然落下,岳昊停住招式,注视着飘舞着的绿意,可惜没到合欢花开的时节,否则定是别有一番意境。思索着上一次合欢花开时的景象,岳昊微微怔忡,那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彼时,小岳掌门还不是掌门,还是江湖中人人敬佩的正派的接班人,是被爹爹庇护着的意气风发的苍穹少主,身边还有自己以为的知己兄弟。而此时,爹爹已逝,自己也再无少年意气,苍穹已被名门正派所唾弃,虽然有自己和师傅力挽颓风,却终究再回不到以前,只能竭力补偿曾经的过错。至于兄弟。。。岳昊从怔忡中回过神来,垂下眼眸,抿了抿嘴唇,收剑,转身。

       自古以来,不管是文人骚客还是江湖豪杰,都有一个共同点:喜好喝酒。酒是好物啊,文人越喝酒,诗兴越浓,侠客越喝酒,侠义越重。但杯中之物却绝非万能:它非但不能解愁,反而酒入愁肠愁更愁。可是偏偏这世上越是愁人越要贪杯。

       近日来,门派事物逐渐走上正轨,不似先前繁忙,岳昊才得以在傍晚时坐在合欢树下喝酒。虽无人作陪,倒也自得其乐。在西斜的日光和寂静的氛围中,一杯接一杯的女儿红让清醒离岳昊越来越远,及至掌灯时分,平日里这位自制清醒的苍穹掌门已是醉眼朦胧。无力的撑着头,斜倚在石桌边,双眼迷离的看着纷飞的柳絮,岳昊忽然笑了起来,带着醉意的笑容奇异的充满了少年气息,就像是当初那个还未识得愁滋味的苍穹少主。最终在酒力的侵蚀下,手臂再也无力支撑,小岳掌门带着宛若孩童般的笑意趴在了石桌上。

       意识迷糊的岳昊已无法察觉四周的环境,更不知在他醉到以后假山后闪出的人影。他只在朦胧中似乎看到了满天飞舞着的合欢花,他好像一直呆呆的看着,然后又后知后觉的想到合欢的花期还未到,这漫天的粉色花朵是哪来的?被女儿红侵蚀的脑袋已经不太清楚了,考虑了好一会他才想到原来是在做梦。他迷糊的看着似乎在眼前出现的漫天飞花中的两个舞剑的身影,傻傻的想着这是谁?哦,其中一个好像是自己,那另一个呢?在舌尖反复酝酿,呼之欲出,带着久违的欢喜和以岳昊现在的状态无法想通的悲伤:“韩弟。。。”耳边似乎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岳师兄。。。”岳昊有点惊诧又有点高兴,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他一声一声的轻声呢喃着“韩弟”,而那个温柔的声音也一直耐心的回应着自己,岳昊觉得自己欢喜得想流眼泪,又悲伤的想哭泣,而沉重的醉意让他无法清晰地面对任何一种心情,他挣扎着想抬起头来,想睁开眼来,却毫无办法。焦急中,他感觉到额头似乎有一种轻柔温暖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所有动作,归于平静。

       良久,岳昊忽然惊醒,茫然四顾,却只有带着凉意拂面而过的春风和寂静无边的黑暗,但是额间轻柔的触感却仿佛未曾消失。

(原本想着欢少主就是那料峭春风,后来想想不对啊,对傻白甜少主来说,他是从和煦的春风忽然就变成了冬日里刺骨的寒风啊QAQ)

第一次用板子画画,献给马强苏了O(∩_∩)O~~还有好多想画的抉择不了,不过还是抵挡不了坏蛋组的诱惑(ノ*・ω・)ノ接下来还是先画坏蛋组吧(没粮食啊QAQ只能自己动手解解馋了,亨利公爵黑木大人我来啦)

【Leo-Darwin】宠物,疯子,毛衣男

梗来源@闲云_司考在我身下娇喘
图来源@sharonkyo


Darwin有个小窝,没有多豪华甚至没有多温馨——一个常年四处乱窜的并且有着两个同样四处乱窜的兄弟的杀手是不会有闲心去营造什么舒适温馨的居住环境的,实际上在之前,这个小窝基本上是常年空着的,他甚至忘了还有这么个地方。直到后来他的两个兄弟死了以后,他觉得当杀手没以前那么有意思了(god原谅我,这真的不是我的世界观TAT),所以四处颠啊颠的想不那么无聊结果想起来自己很久以前好像还有个窝,于是决定回去看看。
小窝其实也不算太小,一栋看上去很老旧的二层小楼外加一个杂草丛生的小院子。Darwin在门外抬头看了看房子,摸了摸生出短短胡茬的下巴,发现还挺满意这儿的,于是一脚踹开大门走进去,将扛着的枪甩在了布满灰尘的桌子上。当天下午,Darwin顶着一头金色的杂毛去收拾院子里的杂草——虽然他觉得那些杂草和他挺配的,可惜架不住每次路过的时候都被戳得痒痒的。
Darwin拔得正起劲,忽然感觉头顶一重,抬手一摸,发现手心里躺着一只小小的鸟,抬起头来看到一群鸟经过,再低头瞅瞅发现小鸟的翅膀受伤了。Darwin歪着头发了一会呆,又瞅了瞅小鸟觉得灰扑扑的,再瞅了瞅自己也是灰扑扑的,环顾一下四周发现还是灰扑扑的,还挺搭的。。。当即决定把小鸟带回家了。从此Darwin和小灰鸟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
才不是呢!Darwin会出去找食吃,受伤的小鸟可不会,Darwin想不起来给它喂食也没想过还要上药,又到处蹦跶经常不回来,所以小灰鸟没几天就死了。Darwin把小鸟埋在院子里做了杂草的肥料,也没怎么伤心,倒是养成了捡小动物的习惯,各种各样流浪的小动物,猫啊狗啊甚至老鼠都捡过,不过他依然想不起来喂食,结果老鼠被猫吃了,猫和狗跑了,他依然如故,一直捡一直丢。。。
又一天,天空灰蒙蒙的,飘着细细的雾雨,划过脸上凉凉的。Darwin穿着泛黄的白色工字背心,破破烂烂的牛仔裤,外面罩着脏兮兮的外套——照旧在大街小巷里乱窜。经过一个阴暗的小巷,Darwin眼尖的发现角落里蜷缩着一团黑影,体积不小,看来是个比较庞大的动物,Darwin难得兴奋了起来,他一直希望要一只勇猛一点的动物,就算不是狼,牧羊犬也行啊。饶有兴致的上前,才发现是个人,不过他也没失望,捡了这么多动物了,现在捡个人也不错。
那人一头黑发,头埋在胸前看不见脸,Darwin蹲下身子,一只手把他头抬起来仔细瞅了瞅:眉毛又粗又浓,生气起来一定很吓人。嘴边也有短短的胡茬,和头发一样是黑色的。眼睛闭着,看不出来什么样子。不过的确是个相当英俊的人,可惜套了一件红色套头毛衣,看起来很呆。正当Darwin想着干脆趁男子还没醒来时把毛衣扯下来丢掉吧的时候,那人已经醒了过来。Darwin看了看还捏着男子下巴的手,缩回来挠了挠头,颇为无辜的看着那个盯着他的男子,咧了嘴角:“你的毛衣丑爆了,不过你穿起来真的亮瞎眼。”那人眨了眨眼睛,继续盯着他。Darwin这才发现男子的眼睛是琥珀色的,似乎有种威严的样子,尤其是现在眼睛估计因为吃惊而睁大了,更有种攻击性,就像,嗯,就像是捕食中的大型猛兽——Darwin费尽心思想到这样的例子,并为此而兴奋:“你要跟我回家吗?”
毛衣男,Leo Fulton,Jr到现在都觉得自己在做梦,本来失意的在街头宿了一夜,没想到一睁眼发现眼前在晃着一颗金灿灿的头颅,然后在那人问自己要不要跟他回家的时候就直接傻乎乎的同意了。或者他真的是在做梦,否则那么阴沉沉的天气为什么他却感觉有阳光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么脏兮兮的胡子拉碴的除了一双蓝的像是无尽天空的眼睛的脸会让他觉得闪着光还让他移不开眼?
虽然Darwin觉得从外表来说,Leo颇能震慑住那些无法无天没大没小的熊孩子——当他脸上没有笑容,眼睛又瞪着他们的时候,附近的小孩曾被吓哭过(“Jim你还敢往那边跑,上次你掏鸟蛋被那个黑头发的人抓到吓哭了你忘了吗?小心他又看到你。”黑头发齐刘海的小男孩拿出手绢擦了擦金发小男孩脏兮兮的脸,然后牵起他的手把他拉回家。)——他们似乎觉得那个经常咧着嘴的脏兮兮的一头金色杂草的人比那个一瞪眼就很凶的黑色头发的人要和蔼很多,虽然有点疯疯癫癫的——但实际上Leo跟Darwin以前接触过的人都不一样,他把院子里的杂草清理了,然后把小楼里里外外都清扫了一遍,Darwin这才发现原来小楼不是灰色的。他还给捡回来的小动物做了窝,每天给它们喂食照顾它们,做的饭菜也很好吃。
Leo将刚刚买的食材放进厨房,来到客厅角落里,那里新来了一只小狗,Darwin最近呆在家里的时间比以前长了,无聊的时候就往这儿跑。果然,狗窝旁边蹲着熟悉的身影。Leo看着他伸着一根手指戳着小狗的脸,小狗不胜其烦的四处躲却依旧逃不过,罪魁祸首却在一旁咧着嘴咯咯地笑。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Leo却好像能看到那双笑的眯起来的蓝眼睛,眼角还会有细细的笑纹。感觉到Leo的靠近,Darwin仰起头来看向他笑了一下,窝里的小狗也瞪大眼睛盯着他。Leo看着两双同样干净的蓝眼睛,恍然记起第一次见到这双眸子时的诧异——一个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人居然有一双这么干净的蓝眼睛。不过这份诧异在来到这所房子以后立马就变成了惊吓——当他看到大大咧咧躺在沙发上的假装自己不是杀人利器的AK47(上帝啊,他真的以为这不是一把枪而是一个抱枕么)——Leo觉得自己有些憔悴了:造物主如此神奇,他将一双婴儿般纯净的蓝眼睛与一个疯疯癫癫的杀手合在了一起,然后将他送到自己面前,和蔼可亲的问着:“金发蓝眼+暖床,会无意识卖萌,世上仅此一只,还附赠翘臀哦亲,稀罕么?”——Leo想破口大骂,但没立场——事实上他还真稀罕。。。
Leo以为日子就会这么过下去了,甚至将自己正蛰伏着的事实抛在脑后。每天给小猫小狗喂食,收拾家,然后给从外面蹦跶回来的Darwin喂食,太阳落山以后窝在沙发上给Darwin顺毛,夜晚继续“喂”Darwin。说实话,Leo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压倒了Darwin,事实上从看到AK47时他就知道Darwin绝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走到最后一步时他都准备是不是要干上一架了,结果Darwin居然一点反抗都没,好吧,不该用常理去推断他的。也许我的技术太好了?这还是很振奋人心的。
平静的日子里来了一个不怎么平静的消息,这天Leo正等着Darwin回家,来了一通电话,是他父亲的手下。Darwin回来以后,Leo问他:“我要回家一趟,你要不要跟我回去看看?”Darwin没有异议,嘴里叼着薯条,依旧穿着他破破烂烂的背心和牛仔裤,当天下午就和Leo回了他家。
Darwin看着眼前庄严气派的庄园吹了声口哨:光是前庭都比自己的小窝大了几十倍不止,旁边还有一群黑衣人列队相迎,颇有气势。进了别墅,里面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子迎了上来,将一些文件递给Leo:“少爷,老爷的遗嘱将他的位子留给您了,现在形势还很紧张,底下几个元老蠢蠢欲动,想借口您年轻不懂经营把您拉下马,您看。。。”偏过头瞥了一眼Darwin,觉得似乎在哪儿看到过,皱了皱眉:“这位是?”Darwin还没开口,Leo手一挥:“没关系的,他是Darwin,我的人。”说完也不在意Darwin在旁边,锁着眉开始和眼睛男讨论对策,Rocky见Leo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倒是Darwin自己觉得无聊,溜达着到外面去了。等到Darwin将整个庄园逛完了,回到宅子里,俩人还在讨论怎么对付那些人。Darwin耸了耸肩 :“天堂是个美丽的地方,既然人人都会上天堂,不如送他们一程吧。”Rocky楞了一下,道:“我们正在商议怎么送。”
夜晚降临,整个城市灯火辉煌,黑手党们经常出没的暮色酒吧地下隐蔽的豪华包厢中聚集着这个城市里颇有实力的一群人,他们都是黑道上响当当的大人物,正策划着怎么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下台——“说真的,那小子能做什么,年纪不小了还喜欢那些小猫小狗之类的。”“可不是,我们在外面打拼的时候他毛还没长齐呢”“前段时间他那几个死鬼弟兄争位子的时候还被赶出了家,能成什么气候?”——正讨论的热烈,外面响起了枪声、尖叫声还有。。。笑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包厢门就被一脚踹开,出现黑洞洞的枪口和一张灿烂的笑脸,元老们闭上眼的前一刻只看到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别墅里,Leo终于决定重金聘请杀手解决他们,这时线人通报元老们在暮色酒吧被人暗杀,不,明杀。两人愣住了,Leo觉得眼皮似乎在跳:“知道是谁动的手吗?”属下迟疑:“酒吧里的目击者没有活命的,倒是附近有人看到一个男子扛着一把AK47大摇大摆进去了。。。”Leo想起自家沙发上那大摇大摆的AK47,扶额。Rocky在一边碎碎念:“这场景怎么这么熟呢,在哪儿看到过。。。”正念着,Darwin扛着枪嘴里叼着鸡骨头进来了,Leo赶忙上去检查有没有受伤,Rocky诧异的看着Darwin一身的装备及造型,突然福至心灵:“卧槽,这不是警局备案杀手前五名的Tremor那变态三兄弟的风格么,难怪一张嘴就是送人上天堂。”瞥了一眼Leo:“真不愧是少爷,这都行。。。”
Rocky告退后,大厅里只有Leo和Darwin两人。Leo宠溺的抚摸着Darwin乱糟糟的毛发:“你跟我一起住在这儿吧。”Darwin歪了歪头:“Darwin不喜欢天花板那么高的房子,还是脏兮兮的狗窝比较好。”第二天一早,Darwin扛着他的AK47离开了豪宅,Leo在窗边沉默的看着。
Darwin一边走一边四处溜达,吹着口哨踹开了家门,毛衣男正端着一锅汤看着他:“你回来啦。”Darwin呆呆的眨了眨那双蓝眼睛:“哇哦。。。”

——————END——————

关于翘臀的小小篇——
别以为初见时懵了的Leo就只看得到金发蓝眼,作为在家族斗争中活了下来的最后登上黑道教父宝座的赢得胜利的男人要能眼观八方耳听六路才能准确的预知危险并避开(“等等,不是被赶出来的吗?”“口胡!明明是预料到了自己避出来的!”),所以Darwin在前面领路时,Leo打量着他的身材,并再一次发现亮点:一副完美的翘臀,饱满到将牛仔裤都撑得鼓鼓囊囊的。开始同居的日子里,虽然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太合适,但眼神还是不自觉的黏到那副翘臀上,并无意识的勾勒那触感。所以在后来压倒Darwin喂食的时候,Leo的手黏在那儿拔不下来,以至于Darwin眨着亮的不行的蓝眼睛开口:“你很喜欢我的屁股?”奇异的是Leo居然觉得有点羞涩,当然只是一点点,随后就面不改色的开口:“当然,很喜欢,舍不得离开。”Darwin无辜的咧了咧嘴:“其实你可以把手拿开一会,它不会跑掉的。。。”


(Leo的那部剧还没来得及看TT几百兆的东西迅雷在线一天都没见那进度条动过分毫,实在是崩溃啊。TAT从来没写过小疯子这样的性格,只会温馨小短文,来回纠结着就拼凑出来这篇小文。@闲云_司考在我身下娇喘@sharonkyo 两位GN原谅我毁了你们的梗和图。。。我在继续努力提高文笔中。。。PS:为毛我觉得用别人的梗写文比用自己的梗写文要难呢TAT以前写牧仙文的时候感觉比这次好写啊)

最后,Happy birthday!派派!

Pinto还是ZQ和派派

画得很粗糙,可我还是发了上来,还在继续画着,因为喜欢派派。


我一直知道自己是个女汉子,可是今天却发现自己还有颗玻璃心。我承认我喜欢派派甚于ZQ,可是并不代表我不喜欢ZQ。我萌pinto,所以ZQ秀恩爱我会有点点心酸。但是现实和脑补我分的很清楚,我喜欢ZQ,所以看到他幸福我也为他开心。我不萌MM,只是因为他不是我喜欢的型,可是我不讨厌他,做为ZQ的粉,就算做不到爱屋及乌,至少我也不会讨厌。我对Pinto最大的愿望就是他俩各自能幸福,ZQ已经幸福了,只希望派派早日结婚早日找到幸福。
RPS和现实相关却又无关,随缘会禁RPS不是没有道理的,萌RPS很容易打扰到真人,我萌pinto,更萌派派和ZQ,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喜好而打扰到本命们的生活。填填脑洞写写文,看看视频,偶尔能发张图吃点糖就很满足。我知道被踩的痛苦,所以我不会去别人的CP踩,我萌冬盾我就不会去盾铁那儿找存在感。我谨言慎行,因为我怕自己不恰当的行为会给本命招黑。
我真怕有一天ZQ和派派会像孙哥和焦哥那样因为粉丝的一些不恰当行为而生疏,那是我们当真是罪孽深重了。
如果有一天对Pinto的喜爱伤害到了ZQ和派派的生活,我一定亲自掐死自己萌Pinto的那份心。因为比起Pinto,ZQ和派派更重要。

(颠三倒四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只是希望本命们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