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尝悬

【欢昊】料峭春风吹酒醒

(冷cp就只能自己产粮了,自己站的cp哭着也要吃下,群里的姑娘们凑合看吧,我会尽量改进的自己的文笔的。)  

       惊蛰刚过,天气还带着些微冬季的寒意,岳昊负手站在曲廊内,注视着园中那片已经郁郁葱葱的合欢树。

       岳昊自认不是多愁善感的风雅文人,事实上苍穹掌门自小便重武轻文,当然也没人想让他重文,毕竟谁见过哪个门派掌门是个整天吟诗作对的文人骚客?又不是要考状元,武林中人当然看中的是武功。在这种环境下,小岳掌门是不可能成长为文人的,但是今天,他却忽然生出了一种想要吟诗的冲动。沉吟片刻,岳掌门还是放弃了,书到用时方恨少,小岳掌门他。。。做不出来。罢了罢了,武人还是用武人的方式吧,还是耍一套剑法比较适合他。“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若是有文人看到这舞剑的一幕,想必是会为这样的身姿而感叹的。小岳掌门虽然自己没有诗意,却能赋予别人诗意。

       合欢叶在剑气中翩然落下,岳昊停住招式,注视着飘舞着的绿意,可惜没到合欢花开的时节,否则定是别有一番意境。思索着上一次合欢花开时的景象,岳昊微微怔忡,那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彼时,小岳掌门还不是掌门,还是江湖中人人敬佩的正派的接班人,是被爹爹庇护着的意气风发的苍穹少主,身边还有自己以为的知己兄弟。而此时,爹爹已逝,自己也再无少年意气,苍穹已被名门正派所唾弃,虽然有自己和师傅力挽颓风,却终究再回不到以前,只能竭力补偿曾经的过错。至于兄弟。。。岳昊从怔忡中回过神来,垂下眼眸,抿了抿嘴唇,收剑,转身。

       自古以来,不管是文人骚客还是江湖豪杰,都有一个共同点:喜好喝酒。酒是好物啊,文人越喝酒,诗兴越浓,侠客越喝酒,侠义越重。但杯中之物却绝非万能:它非但不能解愁,反而酒入愁肠愁更愁。可是偏偏这世上越是愁人越要贪杯。

       近日来,门派事物逐渐走上正轨,不似先前繁忙,岳昊才得以在傍晚时坐在合欢树下喝酒。虽无人作陪,倒也自得其乐。在西斜的日光和寂静的氛围中,一杯接一杯的女儿红让清醒离岳昊越来越远,及至掌灯时分,平日里这位自制清醒的苍穹掌门已是醉眼朦胧。无力的撑着头,斜倚在石桌边,双眼迷离的看着纷飞的柳絮,岳昊忽然笑了起来,带着醉意的笑容奇异的充满了少年气息,就像是当初那个还未识得愁滋味的苍穹少主。最终在酒力的侵蚀下,手臂再也无力支撑,小岳掌门带着宛若孩童般的笑意趴在了石桌上。

       意识迷糊的岳昊已无法察觉四周的环境,更不知在他醉到以后假山后闪出的人影。他只在朦胧中似乎看到了满天飞舞着的合欢花,他好像一直呆呆的看着,然后又后知后觉的想到合欢的花期还未到,这漫天的粉色花朵是哪来的?被女儿红侵蚀的脑袋已经不太清楚了,考虑了好一会他才想到原来是在做梦。他迷糊的看着似乎在眼前出现的漫天飞花中的两个舞剑的身影,傻傻的想着这是谁?哦,其中一个好像是自己,那另一个呢?在舌尖反复酝酿,呼之欲出,带着久违的欢喜和以岳昊现在的状态无法想通的悲伤:“韩弟。。。”耳边似乎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岳师兄。。。”岳昊有点惊诧又有点高兴,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他一声一声的轻声呢喃着“韩弟”,而那个温柔的声音也一直耐心的回应着自己,岳昊觉得自己欢喜得想流眼泪,又悲伤的想哭泣,而沉重的醉意让他无法清晰地面对任何一种心情,他挣扎着想抬起头来,想睁开眼来,却毫无办法。焦急中,他感觉到额头似乎有一种轻柔温暖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所有动作,归于平静。

       良久,岳昊忽然惊醒,茫然四顾,却只有带着凉意拂面而过的春风和寂静无边的黑暗,但是额间轻柔的触感却仿佛未曾消失。

(原本想着欢少主就是那料峭春风,后来想想不对啊,对傻白甜少主来说,他是从和煦的春风忽然就变成了冬日里刺骨的寒风啊QAQ)

评论

热度(10)